霉🔖.

叱咤风云,

无声人

emmm,就是想提高一下写作水平,不喜勿喷~

        “嘿,小兄嘚,这是哪?”笑嘻嘻的声音,说不出来的美妙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正常的一个问路,却打破了这个村庄的宁静。
        男孩有些不知所措,也许这个村子很久没有被访问过了,也许对这个甜美的声音感到迷茫。
         对的,女孩的声音犹如山间清泉般的清脆,又好像碧蓝晴空上鸟鸣的甜美,这是男孩从未听过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女孩似乎看出了男孩的不对劲,但性格外向的她决定多了解一些,这也是她喜欢一个人外出旅游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只是一个旅游的,没有什么恶意——那么,我能留下来吃顿饭吗?我快饿死了!”女孩想留下了一会,以便了解下这个村庄,便使出了常用的杀手锏:蹭饭。这招确实很好用,一般的人家都比较好客,多双碗筷没什么的,但是——这个男孩似乎有点内向,女孩也搞不清楚是否能成功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男孩沉迷于这个声音了,他看着女孩的眼睛,犹豫清晨的阳光照耀在水面一般,清澈而闪耀。男孩点了点头。这可把女孩高兴坏了!能了解每个地方的风俗是一件令人欢呼雀跃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们快走吧!是这边,还是这边?”女孩拉着男孩的手,东转转西停停,“好吧,我不认得路,就由你做导游吧!”
        男孩脸红的不行——这是第一次被女生握手。
        绕了一小段路,终于到了男孩家。男孩回到家也并没有说话,只是简单和父母手语交流。结合路上经过小镇的情形,女孩明白了些什么:这个村庄的人都不会说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也许也是当地的风俗吧!入乡随俗,少说话为妙。”女孩心里默默的想,毕竟经历了这么多,一些小习俗还是能接受的。
        在男孩家吃完饭,便与男孩沟通了一下,当然,是在纸上写下来。女孩不确定他是否能听得懂,也怀疑他是否能看懂文字,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,胆大有胆大的好处。
        幸运的是,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里还是有学堂的,也教过文字。通过一番了解过后,女孩知道了,这个村子在很久很久之前被诅咒过,诅咒不能发出任何声音,否则就会有些奇奇怪怪的坏事发生。然后就一辈一辈的流传下来,到现在也没打破这个习俗。
        女孩惊讶了,她决定做些什么,毕竟古老的诅咒一般都是骗人的对吧!
        “一起出去走走吧!”女孩招招手,示意让男孩跟着她,虽然男孩听不懂,但是女孩还是执意这么做,毕竟她看得出男孩对声音的渴望。
        女孩带男孩去到了比较远一点的山野,这里虽然宁静,但是充满着万物的声音——鸟叫声,蝉鸣声,鱼儿从水里跃起的水花声,一切声音都是如此美妙。
        女孩带男孩玩了很久,玩累了就躺在草坪上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一个有一个爽朗的笑声,没错,这是男孩的笑声,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笑。但过一会男孩不笑了,他觉得他触犯到了诅咒。
        女孩明显看得出来,“看吧,你发出了声音,也没有什么发生!”女孩双手一摊,表示无所畏惧。但男孩对此还是有些畏惧。女孩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音响。男孩无比惊讶,是对这个小小的方块里冒出的歌声感到惊讶。
        女孩就着音乐唱了起来,男孩又一次沉迷于女孩美妙的声音,就像他第一次听到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声音的世界多么枯燥,没有声音怎么会有爱呢?”女孩自言自语,对这个宁静的小村庄慷慨道。
        在剩下的一点时间里,女孩教会了男孩拼音和发音,这并不难,村子的课堂有教,但是就是没教发音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我该走了!”女孩又是笑嘻嘻的,就像她刚来的时候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再…见!”男孩有些费力的发音,毕竟刚学的,有点难。女孩把小音响送给了他,还教会他几个词语,就是“你好,再见,谢谢”,当然,还有“爱”。
        “回去告诉他们,其实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声音,不要因为外界的事情让自己失去了个性!”
        好的,这句话有点长也有点难懂,她并不知道男孩是否能听懂,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,旅途还长,是时候去下一站了~
        

犬与人与孤犬与孤人

许晚从KTV回来,满身疲惫。
回到家楼底,看到一只小狗,蹲在电梯门口。我贸然走过去,想忽视他,他却叫了一声,也可能是出于本能防卫而叫吧。
这一叫便使我有点心慌,毕竟一只野汪,被咬了也不好。活着懦弱了这么久,对这只小汪也退让了,我打算让他走出来,我再进去。
他似乎,很懂人性,看着我在门口不动,也许知道我是这的主人,他便也退让了,从门口出了来,他孤独了这么久,也许也变得懦弱了吧。
由于时间太晚,我也没有怎么感谢他(比如说买根火腿肠什么的喂一下)。我径直走到电梯门口,按下电梯,准备溜之大吉。哪曾想,他又跟了过来,并不是想咬我什么的,而是想讨好我,想让我收留他。
他表现出了另外一副样子:摇尾巴;坐下;趴下;走过来在我身上嗅;看着我。这一系列动作,让我感触很深,我,似乎也是这样。
孤独久了,对于陌生人,下意识的会对他有敌意,确认安全后,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,只敢远远的望着,最后,也只敢望着。
我想收留他,可是我现在还不具备养他的能力。舍不得,想多和他待一会,以前打算隐藏的软弱的人性也在此刻暴露了。
就这样,犬与人与孤犬与孤人,就在这小小的一个电梯间,互相对视了许久(也许是个智障)。
知道保安巡逻,灯光照了过来,我和犬都被吓了一跳:我下意识的按了电梯,他下意识的逃走,我们都怕被人发现自己的懦弱。
回到家里和父母谈起这件事,这只小汪竟是一路跟随父母到了电梯间!由于母上不喜欢动物,便没有让他上楼。我也不知道这只孤犬是怎么想的,他是认为父母会下来接他,还是单纯的找个地方休息,无从得知。
如此有缘,我打算说通母上养他,我觉得现在去找他还来得及。但是许多元素,我们家还是不能养狗。
那么,这一人一犬,算是无缘再相见了。若有下次,望我们都不再惧怕那聚光灯,望不再是孤字相伴,望你有归属,我亦有归属。

学校路上的一片小池塘,这个时候就会长出一大片荷叶,上次见到这个景色还是开学~